書♫勤

【维勇】I exist cause you need me(《摆渡人》梗)

Chapter5
上午的路程比较轻松,翻越了一座小山。
“维克托,刚刚你说的‘这片荒原是由你的心像决定的’是什么意思?”
“在这片荒原里,你的心像就是你灵魂的具体影像,而你心中向往着什么,这片荒原就会是什么样子的。”
“那为何我们还会穿越山谷呢?”
“因为你的心像是建立在一个地下结构之上的。”
勇利默默思考着维克托刚刚所说的话,自己,内心中真正期待的是这样的荒原吗?怎么说,自己从未想过荒原,也从未到过荒原,而维克托又这么说,自己的内心,到底所希冀的什么呢?
“勇利好好休息一下,下午我们就要穿越那座山谷了。”
“维克托你会陪着我吗?”
维克托抬起头,仰望着天空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而鸟儿已飞过。
不知为何这句话会浮现于脑海中。
自己已经失去太多,无论如何,他会接近全力,护其周全。
“我会永远陪着你。”他笑了笑,脸上的悲伤转瞬即逝,像冰块,融化在热水中,不着痕迹。
“我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你需要我。”自己什么时候也这么煽情了。

下午悄然而至。

他们终于走到了山谷的入口。
勇利松了一口气,本来以为山谷的入口会是一条羊肠小道,现在却是一条宽阔的大道,笔直的通入暗处。
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他,是维克托的手。
“勇利,我们要穿越山谷了,跟紧我,我说跑,你就笔直的向前冲,不要回头,安全屋就在山谷的尽头。”
“维克托你呢?”
“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山谷内的光线在一点点变暗,维克托的脸渐渐看不分明,但周围越来越响的嚎叫声昭示了此地的凶险。
“维克托,它们在哪?”
“它们在地下聚集,伺机而动。”
“那我们为什么要停下来?”
“保存体力,准备突袭。”
忽然,嚎叫声更加响亮,无数的黑影像小蛇一样丝丝缕缕地从地下钻出,无数的恶魔在抓挠他的脸,一只恶魔从他的心口钻了进去,瞬间感觉心脏冰凉,正在无力地搏动着。
“勇利,快跑!”维克托的怒吼在耳边爆炸。
勇利刚想迈腿跑,却发现自己双腿像是灌了铅似的定在原地,无法挪动。
“维克托,我动不了了!”勇利焦急地说。
忽然一股力量从后背传来,使他瞬间充满的动力,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出去,无数的利爪在撕扯着他,抓挠着他,不一会,他便感到小腿无力,火辣辣的疼,肺部像点燃了似的难受。他从快跑变成了慢跑,又从慢跑变成了一步步向前挪动,这中间的路程也不是很长,但对他来说,就像跨越撒哈拉沙漠那么艰难。
路程的尽头,他甚至可以看到窗玻璃上映出的脸庞,恶魔们更加疯狂了,它们努力的扒着他,不让他挪动,最后他整个人全都趴在了地上,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路面上的小石子磨在手上火辣辣的疼,好累啊,勇利现在真想一走了之,让恶魔将他拖到一个角落里静静场面,不再受折磨,但脑海中突然闪过维克托的话,我会永远陪着你。他便用尽全身力气,冲到小屋,狠狠地甩上门,噪音消失了,一切结束了,他成功了。
他笑着,呻吟着:“维克托,我们……成功了!”
背后的寂静让他不禁浑身生寒,他缓缓的,不可思议的转身,看到背后空无一人时。


“维克托!”


生命中最绝望的,不是意志消沉时低落的哭泣,而是当你意气风发骄傲的笑时,所爱之人已不在。

【维勇】I exist cause you need me(《摆渡人》梗)

Chapter5
勇利在一片白光中模模糊糊地行走,忽然远处出现了一个欣长的身影,那个影子渐渐清晰,明亮,是维克托!
“维克托!维克托!我喜欢你!”
勇利惊喜的跑向维克托。
“我也是哦勇利!”
维克托柔和的笑了笑,却忽而又像泡沫一样消失了。
“维克托!”勇利撕心裂肺地叫喊,拼命地像他跑去,但却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慢慢消失。
勇利大叫了一声从床上坐起,大口喘着气,环视四周,去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
“勇利,没想到你睡觉时有大叫的习惯。”戏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勇利一抬头,嘴上忽然触到了两片柔软,他真奇怪怎么回事,一张放大的俊脸映入眼帘。
一个真实且令人惊讶的事实在脑中轰然炸开-------他亲吻了维克托!!!

死一般的寂静……

“呦,勇利你是忍不住了吗?”
维克托最先反应过来,对于刚刚偶然的触碰,他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尴尬或者突兀的地方,但看到勇利一副像是偷偷吃零食被老师抓住了的惊恐的表情,不免想逗一逗这个小家伙。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维克托的话像闹钟上的指针,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地慢慢走,真好走到了主人定的时间,于是勇利就像那到了时间的闹钟,瞬间开启了响铃模式。
“好啦勇利,我只是在开玩笑啊,别放在心上……”
维克托揉了揉勇利的黑发说。
“但我可是很确信你对我有好感噢。”
说完这句话后维克托满意的看着勇利的脸由满脸尴尬转为一脸感激又瞬间变得通红。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咱们快上路吧。”
今天的天气并不是特别好,天空是很纯净的蓝,但太阳的光芒却被浮云一丝一缕地遮住了,荒原上吹过来的风也是凉飕飕的,让人不禁打了个哆嗦。
维克托仰头,看了看天空,知道勇利不太高兴,是因为今天早晨的事情吗?确实自己做的有点过火了,是时候道个歉了。
“呃……那个……勇利”
勇利抬头,看了一眼维克托,继续低头往前走。
“勇利,今天早晨的事情我做的确实不对,别生气了好不好?”
维克托低声下气地说。
“因为勇利你的心情决定着天气的好坏,这片荒原也是有你的心像决定的。”
维克托说完这句话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同时,天空变得阴沉沉的,大朵的乌云笼罩了整个天空,寒风凛冽,空气中充满了魔鬼兴奋的嚎叫声。
维克托扶额,自己怎么这么愚蠢,竟然犯下了这样的错误,怎么会对勇利说出这样的话,在刚开始摆渡他窥探他的经历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勇利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孩子,也是个容易心态爆炸的孩子,曾几何时,他曾因为赛前紧张而丢掉了比赛,在输了以后担心对不住自己的父母和亲友以及对自己的失望在厕所里偷偷抹眼泪,他最怕的就是别人对他的不关心以及不走心的关心,自己实在是太蠢了,怎么能犯下这样的错误!
“勇利勇利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没能考虑你的感受让你难过而说出这样的话,请你一定要打起精神来,勇利,我是你的摆渡人,你要相信我,我是关心你的!”维克托抓住勇利的肩膀,坚定的说。
结果勇利像只炸了毛的皮卡丘,甩开维克托继续往前走。
“勇利勇利我错了(シ_ _)シ,对不起啊对不起m(._.)m,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嘛,勇利,别生气了嘛~求求你了嘛~”维克托见第一招不好用,瞬间转型成软萌温顺的大型犬,摇着尾巴乞求勇利的宽恕。
这么英俊的帅哥装成一个这么可爱的角色,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其帅气的长相和腻死人的语调所打动,更别说内心善良的勇利小可爱了。
“好了好了维克托,你别这样了,我看着难受。”勇利嫌弃的白了他一眼,仿佛还是怒气冲冲的样子,但是逐渐转晴的天空昭示了他的好心情。
于是维克托又不厌其烦地给他讲了好几个小笑话,勇利再也绷不住那张臭脸“噗嗤---”一声笑出来。
天高气爽,晴朗的天空掠过几只飞鸟,山上的野花散发着甜美的芳香,淙淙的溪流在山间流淌,声音清脆,悦耳动听,而最美的是身边一人,陪我看最美的风景。

这么久,看着你们从小小的孩子长成英俊潇洒的翩翩少年,一种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岁月情长,竹马成双,很高兴认识你们,我爱的少年。

远方有个远中远:

岛色的水立方真的很美
看到这张图片的一刹那
我有点想哭

真的,每一个凯源党都在属于她的领域内发光发热,带着信仰到处奔忙,在水立方跑了一千米清流小姐姐的五句感谢,带着充满信仰的真实,让我的心里一下子涌起了一股暖流,又蔓延到了眼部

蓝绿色的水立方真的很美

她说她喊的时候好多人都在看她,她很紧张,但我觉得她喊的时候一定有一种骄傲,一定有我这场青春不算辜负的自豪

我爱他们,我喊出来了!我做到了!

她们让水立方燃起了最美的颜色

“夏秋快乐,凯源盛世”

她喊

紧张又用尽全身的力气

这两条文字我曾无数次在键盘上打过,却没有一次这样感觉到它的力量

我知道这条文字一定要在今天晚上发出来,我不能错过这种感觉

它点燃了我最初的坚持和深埋在记忆里的感动,又触动了我的泪腺,在临近午夜的夏夜压着嗓子断断续续的吸着鼻子

而后我重新浏览自己大半个钟头的结果

不够理性是我予它的评价

想改,但我又想起那搞得我泪眼婆娑的两句话

好像又找到了当年那个横冲直撞的自己和看完洋葱mv后突然的冲动


是 “初心”

我按了发布,剩下的时间留给自己品味

【维勇】I exist cause you need me(《摆渡人》梗)

Chapter4
勇利的脸色像一间卖各种调味品的杂货铺,随着维克托的话而变换多彩,当他听到“你应该对我有好感才是”
瞬间炸了:“啊?怎么可能啊?我的性取向不应该是男的啊!”
维克托看着那小小的炸毛的身影,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个嘛……要怪就怪你自己了。”
勇利不满的撇撇嘴:“那维克托你知道自己到底长什么样子吗?”
“不知道啊……我的形象根据不同的灵魂而改变,也许我本来就不存在于这个世上吧。”
“那你没有尝试过想象自己的样子吗?”
“也想过,但却总是无疾而终了。”
“那……维克托你摆渡过多少灵魂啊?”
“成百上千?成千上万?我记不清了。”
“那你有时候不会感觉有些灵魂不值得你去摆渡吗?”
维克托不禁愣了一下,在他摆渡过的万千灵魂中,从来没有一个灵魂问过这个问题,而勇利却能站在他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心中不免像是点了一盏灯,温暖而柔和地将他包裹。
“在我刚开始当摆渡人的时候,对每一个灵魂我都十分用心的去关怀他们,但渐渐的我发现,他们中的一些灵魂让我感觉很肮脏,无耻,与恶魔无异,这让我感觉十分难过,他们是没有资格进入另一个世界的,但身为摆渡人,把他们送到另一个世界是我的义务,为此我总是感到很苦恼。”
勇利细细思索着维克托刚刚所说的话,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心酸与难过涌上心头,被迫去帮助自己不愿帮助的人,一定很不好受吧。
“那个……维克托,我觉得你可以不用勉强的……毕竟他们平安与否与你无关……额……请原谅我以上我个人自私的观点,因为毕竟我没有经历过,没有亲身品尝过那种艰难与不易。”
勇利的话像狂风中的小小烛火,虽然转瞬即逝却带给维克托慢慢的暖意。
“勇利,谢谢你刚刚所说的,我很感动。”维克托的脸上泛上久违的笑意,钴蓝色的眸子也在烛火的映照下熠熠生辉,使勇利不禁“老脸一红”
“那维克托你能给我讲一下你遇到的最难缠的灵魂吗?”
“最难缠的?就是你啊!”灵动的蓝色眼眸中透露着坏笑。
“哎维克托!”
“好啦好啦,让我想想哈……是一个四岁的小女孩,死于一场疾病,于是我变成了她最爱的童话故事里的王子来陪她。但是在穿过沼泽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没有在天黑之前平安到达安全屋,于是我背起她迅速地跑了起来,她在我背上小声的哭泣,我但在我们马上就要到达安全屋时,她的手再也扣不住我的脖子了,她从我背上滑了下去,电光火石之间,她被恶魔掳走了。”
屋子里一片寂静,只有木块燃烧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勇利望向维克托,维克托的脸低垂着,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从轻颤的双肩上可以看出他在害怕,自责,勇利不禁跑过去抱住了他:“维克托,不要难过了,毕竟你也曾努力过了,不要难过了。”
“嗯,谢谢勇利”,维克托回抱了一下勇利,“时候不早了,赶快睡觉吧,明天下午我们要穿越一个幽暗的山谷,恶魔已经在门外盘踞多时了。”
“恶魔不是进不来吗?”
“对,它们进不来,但它们知道我们迟早是要出去的”
“维克托你曾经在那里失去过谁吗?”
“我是不会是去你的。”维克托坚定的说。
“时候不早了,勇利乖乖睡觉吧,祝你好梦。”
“嗯那维克托你也是哦!”
维克托凝视着怀里熟睡的勇利,忽然有种想抚摸他脸庞的冲动,他知道这种感情是不对的,勇利对于他来说相当于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但是他那么纯真,无邪,像一块不经雕琢的美玉,在时间的润泽下散发着翠绿的光芒,多久以来,他一直习惯了冷漠对待那些灵魂,掩饰住内心的难过与不舍,但为了他,他愿意为其付出内心最柔软的一隅。
短小精悍的一片哈哈哈哈哈哈😄😄😄☺☺☺❤❤❤

【维勇】I exist cause you need me(《摆渡人》梗)

Chapter3
勇利仿佛在一阵颠簸中醒来,仿佛他与维克托就像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境,而他正安然无恙的站在公车上。
呜……难道刚才站着睡着了吗?勇利揉了揉眼睛,环顾四周,旁边的女生仍戴着耳机听刺耳的摇滚乐,右手边的胖子仍低头刷着SNS,一切都那么平和,但一般来说,音乐家为了营造雄壮的效果,乐曲的节奏都是先很平和然后陡然上升,进入巅峰,给人以雄壮震撼的感受。正如那辆公车,忽然尖叫声,撞击声,刹车声交织在一起,视野剧烈晃动,勇利死死的攥着公车栏杆眼睁睁的看着右手边胖子的身子被汽车钢板挤压变形,流出一摊殷红的血,旁边女生的头以不正常的姿势扭着,随着汽车颠簸转来转去,勇利害怕极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血腥的场景,他的胃部剧烈的痉挛着,干呕着,一声尖叫从嗓子眼里迸出。
“勇利!勇利!你怎么了?”一睁开眼维克托一张放大的俊脸映入眼帘,勇利愣了一会,说:“怎么了,维克托?”
“明明这句话应该是我问才对啊,勇利你怎么了,你刚刚一直在尖叫。”那双钴蓝色的眸子第一次流露出慢慢的关心与疼惜。
“没事的维克托,我只是做噩梦了。”勇利虚弱的笑了笑。
“那没生病吧?”
“没有啊”
“身体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没有啊维克托,只是做噩梦了,别再咒我啦哈哈ヾノ≧∀≦)o”
“噢,那这样就好,动起来勇利,我们要出发了”
“额(°_°)…,这么早就走吗?”
“对呀勇利,我们今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他们走出小屋,眼前是一片小小的丘陵,一个个小山上覆盖着绿色的植被,远远望去,像一片绿色的绸缎,又像一片玄幻多姿的绿色彩虹,奏着梦幻的绿色乐章。
有一句老话说得好:距离产生美,在许多情况下这句话都很合适尤其是用在现在。那片小山看起来很美很美,但实际上费了将近两个小时他们才翻过一个小山。
“维克托,能不能歇会儿啊?”勇利一边用手拨开遮挡视线的植物,一边像跳芭蕾舞似的迈过乱石嶙峋,额头上的汗水流到睫毛上,糊住了他的双眼,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尽管树林里鸟鸣茵茵,风景如画,但他浑身上下的细胞无不叫嚣着痛。
“不行勇利,真的不行,我们还要走很多路,才能在太阳落山前感到下一个小屋,所以勇利请坚持一下啊!”维克托回头,蓝色的眼眸里满含着担忧与一丝不明的情愫,但却仍坚定的向前迈开步伐。
“额真是的……我好累啊”勇利一边走一疑惑为什么维克托要说这样的话。但还是乖乖听话的开始走路。
时间就在这密林中,在汗水流淌中,一点一滴的流逝,不知不觉,已到黄昏,维克托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不停的催促勇利向前走:
“勇利,咱们马上就要到了!还剩一点下山的路,加油啊!快一点,快一点!”
“可是维克托……我实在是太累了……我走不动了”
“嘘……不要说话!”
忽然,维克托的声音里充满了警惕,在昏黄的视野里,勇利看到维克托弓起了背,停下了脚步,小心翼翼的环视四周。
“维……”
“嘘,它们来了”
“谁们?是狼吗?”
忽然,勇利听到耳边充满了动物的哀嚎声,密密麻麻的织在一起,让他不免心生恐惧,瑟瑟发抖起来。
“勇利别怕,努力往前跑!”忽然,维克托的声音清晰的击打在他的耳膜上,与此同时,天空忽然阴沉下来,一大片黑影气势汹汹的向他袭来。
那不是狼。第一时间,勇利便做出了判断,他立刻努力的向山下的小屋跑去,一边呼喊:“那维克托你怎么办?”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跑啊勇利!跑的再快点!”
那片黑影一直跟着他,在奔跑时,他感觉自己的脸被利刃划破了,心脏突然变得寒冷无比,仿佛又数十双手紧紧的撕扯着他的双腿,另他无法前行。
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勇利感觉自己被一点点往反方向挪去,而自己挣扎却无济于事,自己要死了么?离自己的父母与滑冰而去吗?不能!不能这样!我要活下去!
“维克托救救我!”一声大吼突破黑影的重重围堵,勇利感觉猛然间自己的胳膊被一双有力而且温暖的手抓住,拽着他像小屋奔去。
越靠近小屋,勇利听到周围的哀嚎声越响亮,越绝望,仿佛它们也意识到了自己即将失去唾手可得的猎物,进攻的更加激烈,它们不停的抓挠勇利裸露在外的皮肤,勇利只好仅仅靠近维克托以寻求帮助。
维克托风一般的跑进小屋,“嘭--”的一声踹上门,所有的噪声瞬间消失,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维克托,那……是什么?”勇利双臂抱膝,蜷缩在角落,浑身都在发抖,他感觉浑身冰凉,明明炉火已经燃了很久,屋子里暖融融的,他却犹如准入冰窟冷水浇心。
维克托叹了口气,凝视着那团小小的身影,毕竟宴会助兴时的小把戏是瞒不住的,但他却不知该如何去在告诉勇利实情的同时又使他能够不会太悲伤。
许久,他慢慢开口:“对不起勇利,我之前所说的都说的是在骗你的,我当时并没有在那辆公车上,我是在等你。”
“等我?”
“对,我在等你,你不是那场事故唯一的幸存者,你是唯一一个没有逃出来的人。”
维克托越说声音越低,偷偷的观察着勇利的表情。
“这么说……我死了?”
一声平淡的话从勇利嘴里吐出,令维克托惊讶的是,一般的灵魂在听到自己的死讯是都会异常悲伤一蹶不振,对接下来的旅途失去信心与斗志,而勇利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如此镇定。
“对勇利,你死了。”
“那就意味着一切都离我而去了?”
“额……也不是,你需要穿过这漫长的荒原,到达另一个世界离去。”
“那维克托你是谁?”
“我是你的摆渡人,负责护送你平安到达另一个世界去。”
“那刚刚那些黑影是什么?”
“用你们的话来说,它们是魔鬼,恶灵,食腐者。”
“它们在这干什么?”
“抓住度过荒原的灵魂当饭吃,如果你被他们抓住了的话,它们会把你拖入水下,然后你就会变成它们中的一员。”
“那水下会怎么样呢?”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维克托露出一丝迷惘的神情,“但我知道它们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为什么?”
“因为你的灵魂是纯洁无邪的,是干净的,干净的灵魂对于它们来说是一顿饕餮盛宴。”
“我纯洁?”勇利自嘲的笑了笑,在平时练习的时候某个跟他重名的家伙一直吐槽他满身骚气,像一头猪。可能是恶魔瞎了眼了。
“不是,你的灵魂是洁净的,摆渡人能够从里到外细致的了解自己所摆渡的灵魂,所谓的洁净是指……”维克托顿了顿,接下来的词让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你是处男。”
“what?”勇利的眼睛瞪得老大,脸瞬间成了猪肝色,“你说……什么?”
“处男,你是”维克托一本正经的说,“并且我们的形象也是由你们的心像所决定,我们会根据你们的喜好决定自己的形象,所以,根据理论来说,你应该对我有好感才是。”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写的不好别打我。

【维勇】I exist cause you need me(《摆渡人》梗)

Chapter2
勇利从一片废墟中醒来,世界寂静无声,仿佛一切离他而去,周围是一地散落的物品,他努力撑起身子,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置于一片寂静的城市中没有车辆的鸣笛声,救护车的报警声,人群的尖叫声,只有一个银色短发的男子,废墟变静静地站着。
勇利努力扒开压在腿上的废墟,跌跌撞撞地朝那名男子走去,走近一看,他的长相与自己不同,有着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钴蓝色眼眸,一看就是异邦人。
“你好,你也是这次车祸的幸存者吧,初次见面,我叫胜生勇利。”
“维克托”男子抬起头望着勇利,脸上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
“那个……虽然感觉有些怪怪的,但你知道车上的其他人去哪了吗?”
“不知道,勇利,跟我走,我要带你去个地方。”维克托笑了笑迈开步子。
“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呆在这里等待救援啊……啊喂!你停一下啊!”
“你到底跟不跟我走?”他转身,钴蓝色的眼睛里露出一丝丝嘲讽的笑意,嘴唇微动,吐出动听的充满磁性的嗓音。
“可是我们一般等待救援啊!”虽然这么说着,但勇利却感觉腿上有种力量,去指引他服从维克托的命令,一步一步的紧跟着他。
“你现在回头看看还能看到那片废墟吗?”
勇利将信将疑的回头, 原本应是满目疮痍一片废墟高楼耸立的地方现在却是一片平原,远处的天空上,太阳散射着炫目的白光,世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
“勇利,相信我,我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我也将带你去那,因为你现在所处的地方和你认为的地方是不同的。”维克托皱了皱眉,目光坚定的望着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到底该如何跟你解释勇利,我只能说你心中所想的现在是不存在的。我们得快点动身了,我们得尽快赶路,要是你想一个人留在这那请便了。”他迈开修长的腿,自顾自地向远方走去。
“维克托,请等等我啊!”勇利努力将满脑子的疑惑压下去,迈开大步向维克托跑去。
他们走过的地方在勇利看来都是那么不可思议,他们首先穿过了一片绿草如茵的平原,平原上开满了白色的小野花,一条溪流从平原中间潺潺而过,溪水流过草地的声音清脆悦耳,好像少女轻敲木琴的声音,清爽的风悠悠的吹过,丝毫没有夏日一丝丝该有的燥热。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平原太过辽阔,怎么也走不到尽头,现在已是下午三点,他们已经走了将近6个小时,勇利感觉自己的小腿火辣辣的疼,双臂也酸痛不已,尽管在花滑界勇利是以体力好而著称的,但也受不了这漫长的时间的和体力的消磨。
“额,维克托,我们能不能休息一下,我好累啊。”勇利小声的嗫嚅道。
维克托转过身,看到那个瘦小的身影在不远处弯着腰,大口的喘着气,眼中不勉流露出一丝关切。
“行,不过我们只能休息一会儿,因为马上就要天黑了,我们还要再走一段路。”
经过同意后,勇利马上一屁股瘫在草地上,大口地喘着气,看到维克托仍站在那里,凝视着自己,便疑惑的说:“那个,维克托,你不累吗?”
之后就立刻与维克托四目相对。
那双钴蓝色的眼睛像一把锋利的匕首,仿佛能把他的心刺透,而那梦幻的瞳色又使他想起家乡那一望无际碧蓝的大海和湛蓝的天空,使他不禁看呆了眼。
注意到勇利在看他,一个笑不禁在嘴角漾起:“我有那么好看吗?”
“额……没有没有没有!对不我对不起对不起!”勇利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维克托笑了笑,抬头仰望了一下天空,彼时的天空还是湛蓝湛蓝的,现在却像一个小姑娘,染上了一丝丝红霞,太阳,快要下山了。
刚刚还染着笑意的眼眸现在却变得没有一丝丝人情味:“勇利,天快黑了,我们得赶快走了。”
终于,在临近天黑的时候,他们穿过了平原。来到了一座简易的棚屋旁。
“今天我们还没到目的地,只能在这里将就一下了”维克托眯了眯眼睛说。
勇利瞪着这个?用简陋的树枝搭的棚屋,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这个……能住?”
维克托讪笑了一下:“对不起啊勇利,天要黑了,外面很危险,我们必须去到里面去”
勇利撇了撇嘴,跟着维克托进了小屋。屋里的陈设比较简陋,但还算是洁净。一个木板床,一堆木头就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壁炉。屋子的窗户碎了许多,所以外面的冷风呼啸而进,使勇利不仅打了个哆嗦。
“勇利先忍一忍,我生一堆火试试。”维克托背对着勇利,面朝壁炉,弹指一瞬间,壁炉里就燃起了跳跃的艳黄的火苗。小屋里瞬间暖和起来,驱散了黑夜带来的恐惧与黑暗。
“那我们怎么解决晚饭的问题呢?”
勇利漫不经心的问。
“你饿了吗?”维克托抬眸,勇利从他千年不变的眸子中读出了一丝惊讶。
勇利转念一想,确实不饿,但为什么早晨吃的饭过了一天还不饿,平常这个时候早就应该迫不及待的奔向父母的温泉小店去吃一顿炸猪排盖饭了啊。
勇利这样想着,便不自觉的说:“维克托你最喜欢吃什么啊?”
这时,维克托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丝迷茫与疑惑的神情。
“维克托?”
“……嗯……怎么了勇利?”
“你最喜欢吃啥呀?”
“维克托?”
“嗯?”
“你喜欢吃啥啊?”
“额(°_°)…”
“维克托!”
“哎怎么啦勇利!”
“你到底有没去在认真听我说话!”
“额(°_°)…我一直在想啊勇利”他继而笑着说,可有忽然有些犹豫与无措“我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什么叫你不知道啊!”
“额(°_°)…可能我吃的太多了,自己也不知道啥好吃了。”
“额,”勇利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红晕“维克托你吃过炸猪排盖饭吗?”
“炸猪排?没有啊?”
“那维克托,等我们到了目的地,我一定请你吃炸猪排盖饭噢!真的超级好吃的噢!”勇利的眼睛眯成两条缝,一朵微笑在嘴角边绽放。
“嗯嗯,好的哦我一定去尝尝,不早了勇利快睡吧。”维克托笑着摸摸勇利的黑发,说。
“那维克托也早点休息哦!走了这么多路一定要好好休息啊。”勇利小声的说。
夜色渐深,炉火摇曳,橙色的温暖笼罩着勇利熟睡的脸庞,维克托静静凝视着他,笑容挂在嘴角,慢慢凝固,多少年来,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暖心开朗的灵魂,感受过他对自己的关心啊,只是,自己,无法去奔赴那场目的地炸猪排盖饭的约会啊……
加油自己加油写噢(´・・`)

【维勇】I exist cause you need me(《摆渡人》梗)

第一次发文,也算是对摆渡人的改编一下啦,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哈。给各位笔芯啦!
序:如果命运是一条湍急的河流,你会是我灵魂的摆渡人吗?
Chapter1
“嘀铃铃铃铃铃---”勇利又是在一阵令人烦躁的闹铃声中醒来,阳光透过窗帘之间的缝隙照进来,洒下一片一片鹅黄色斑驳光影。
当他意识到今天要做的事情时,脸上的表情瞬间来了个180°变化:“哦天哪!今天是花滑大奖赛决赛!”
起床,穿衣,洗漱,吃饭,胜生勇利在10分钟内流畅地完成了一系列高难度动作后,拎起滑冰鞋直奔公车站。
盛夏之日,骄阳似火,漫长等待之后老旧的公车终于摇摇摆摆地来了,勇利终于在拥挤的,充斥着汗臭味的人流中挤上公车后,找到一个合适的角落站稳,终于挤上车了,他长吁一口气,但现在已经快八点了,离大奖赛开始还有差不多半小时的时间,而不计堵车时间的话至少需要40分钟,怎么办啊怎么办,勇利的内心是拒绝的,可是没办法啊,公车像一个悠闲地退休老人,哼着老旧的小调慢悠悠的向前走着,窗外的风景像放慢的走马灯,一祯一祯从眼前出现又消失,艳黄的阳光为整部故事配上优美的背景音,可勇利可没有心思欣赏这些,掏出手机,编辑好因可能迟到而致歉的短信,正准备发送时,一切扭曲了,声音消失了,世界终结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时光荏苒,眼中是否还有那璀璨星空,天空是否还是纯净透明